峨眉武術
峨眉武術
您當前所在位置:峨眉武術> 峨眉武術
   

峨眉武術發展史

峨眉武術沿革

  峨眉山位于中國四川省西南部,與昆侖邛崍一脈相連。《山海經》中所說皇人、中皇、西皇就是今天的大峨山、二峨山和三峨山,清代又增添了四峨山。大峨山即今之峨眉山,古稱“震旦第一山”。
  關于峨眉派武術歷史沿革,與少林和武當派有所區別,少林派相傳是南北朝時期來華的古印度高僧中國禪宗始祖達摩傳授的;武當派是由明初道家張三豐創始。峨眉派的始創則遠遠早于兩派,根據現有史料研究后認為,峨眉武術孕育時間可追溯到上古時期,成型于春秋的戰國,以白猿祖師(司徒玄空)的“峨眉通臂拳”為歷史依據。關于峨眉武術的地域定義,史學界尚有爭議:從廣義上認為,峨眉武術形成于峨眉山,故以峨眉而得名,流傳于巴蜀(西南大部)地域范圍內的武術各流派由于相近的地理環境和相通人文自然,所形成的風格和特征非常相近相通,均以“峨眉派武術”相稱,形成為以峨眉山為主的一大地域性武術派系--峨眉派。 
  關于峨眉派武術的理論劃分,應該客觀公正,必須以史為鑒。從理論上講,峨眉派武術是在武術的基礎上形成的,武術則來源于武藝等形式,與社會意識形態有著密切的聯系,在形成和發展進程中,必然會受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地域因素的制約。所以,峨眉武術在孕育期間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根深蒂固的巴蜀神巫文化影響,在形成期間益于道家養生行氣之術和佛門內外兼修之精髓 ,在發展中受到楚越文化、中原文化和巴蜀文化的熏陶,是數千年來巴蜀各民族的智慧和結晶。

源起

  一、峨眉武術源起在上古:
  關于峨眉武術的起源,是武學界一直關心的議題,目前把成型期統一為春秋時期的戰國,是非常客觀公正的,已被廣大武術愛好者和武術學者所接受。正因為峨眉武術源起于廣袤的古巴蜀地區,孕育成型于春秋戰國,那么峨眉武術孕育時間應溯源到上古,這是個沒有統一文字的社會,還沒有“武術“這個稱謂。
  眾所周知,上古時期巴蜀先人信奉神靈,信崇尚養生之術,神巫文化是生存所需的信仰,希望自己能長生不老,能夠成仙升天。《莊子、刻意》云:“吹呴呼吸,吐故納新,熊經鳥伸,為壽而已矣,此導引之士,養形之人,彭祖壽考之所好也。”文中所指的彭祖,就是傳說中活了八百八十壽的川西地區雅礱江人——篯鏗,篯鏗是彭祖的原名,系高陽帝顓頊的玄孫,祝融吳回的孫子、陸終氏之三子,是一位功高日月的養身專家和實踐家。傳說彭祖自堯帝起,歷經夏、商、周,后被道教奉為仙真。彭祖所創立的導引術、膳食術、房中術是中華養身術的瑰寶,潤澤后世。         
  《華陽國志·序志》載:“彭祖本生蜀,為殷太史”, 蜀就是我們現在的川渝。殷王為了長生不老,禮請彭祖到朝中任大夫,彭祖發現殷王生性殘暴,不愿授其長壽之術,殷王于是惱羞成怒,但又找不到彭祖什么過錯。殷王正感無奈,遇“邳”方作亂,于是派沒有武功的彭祖前去平亂,目的是借此將其置于死地。彭祖在臨危受命中想起“帝乃敷文德,午干羽于倆階,七旬,有苗格”的典故(見《尚書·大禹謨》)。那是在記舜時,有三苗興兵,舜命禹帶兵進行討伐,經多次交戰不分勝負,禹便息兵練武,七十天后再戰,終于攝服三苗的故事。彭祖于是派人找到當年的將士后裔,向禹兵學習討教其術,將其搏殺技能和當時川東地區的巫術融入到“內養外壯術”中,殷兵的戰斗力陡然猛增,最終打敗了力能折凹(即空手能打死野牛)的“邳”方諸侯,在歷史上留下了“彭伯克邳”的佳話。
  正因如此,禹的搏殺術與彭祖內修術的結合,在“內外雙修”和“剛柔并濟”中,不自覺地顯現了“武術”雛形,為“武術”的孕育提供了豐富的理論依據。

孕育

  二、峨眉武術孕育在春秋:
  2006年,山東大學考古系在三峽庫區開縣渠口鎮余家壩考古中,發現一處罕見的特大型戰國墓葬群,每墓有七、八件戈、矛、劍、鉞等青銅兵器出土。青銅兵器上的紋飾符號,以武藝表現形式的圖騰極為豐富,文飾精美。成都羊子山出土的漢畫像磚上的“舞劍圖”、“劍戟對戰圖”;川南珙縣焚人懸棺周圍彩繪圖“擊劍圖”和風箱崖夔人懸棺墓中的青銅劍、矛、鉞、戈、刀、箭簇;峨眉山符溪鎮土坑墓出土的青銅兵器等等,足以證明巴蜀先民是一個崇尚武藝、能征慣戰的勇敢民族。
  《華陽國志》之《巴志》載:“周武王伐紂,實得巴蜀之師、 巴師勇銳,歌舞以凌殷人。”這里的歌舞即指“巴渝舞” 應為武術套路的前世。
  巴蜀先民善以“喜則相戲,怒則相斗”, 把與野獸相搏和征戰中所獲得的搏殺技巧用 “舞”形加以彰顯。在古巴蜀地區除了這種典型的巴渝舞外,還有很多以“舞”“戲”形式出現的“武術”雛形,如“劍器舞”“斗牛戲”“角抵戲”“跳劍戲”“板盾舞” “儺舞”等。這些帶有神巫文化烙印的“戲”“舞”來源于生活,富有表現情趣,利于傳播,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客觀上為“武術”的孕育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形成

  三、峨眉武術形成于戰國:
  峨眉山曾是道家的“洞中福地”,《魏書釋老志》載:“道家之源,出于老子。……授軒轅于峨眉,教帝嚳于牧德。”
  受神巫文化影響,春秋戰國時期,有不少文人方士為修練成仙而隱居深山,千里迢迢來到峨眉。有武士司徒玄空,號動靈子,耕食于峨眉山中,與靈猴朝夕,模仿其動作,創編了一套攻守靈活的拳術——“峨眉通臂拳”。 據東晉《搜神記》卷十二記載:蜀中西南高山之上,有物與猴相類,長七尺,能作人行,善走逐人,名曰“猴國”,亦名“馬化”和“攫猿”。因司徒玄空常著白衣,徒眾尊稱為“白猿祖師”。
  《中國武術史》載“戰國白猿,姓白名士口,字衣三,號動靈子。”《四川武術大全》稱 “通臂拳為戰國時期由白猿公所創(白猿公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號洞靈子,即四川的司徒玄空。司徒年邁時人稱白猿道人,在峨眉山授徒甚眾)。”《峨眉山縣志》又載:“戰國時期,‘白猿公’ 司徒玄空(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號洞靈子)創峨眉通臂拳,猿公劍法傳世。”“峨眉通臂拳”的聞世,對峨眉派武術形成的理論依據具有劃時代意義。
  東漢趙曄《吳越春秋、勾踐陰謀列傳第九》有“女俠越女應越王勾踐之召赴朝廷途中,持劍與自稱‘袁公’ 的老翁以竹過招, 袁公飛身上樹,變為白猿 ”的記載。以上記載為峨眉派武術的根源提供了更有力的佐證,“白猿”之名在史志中被泛泛提及,這在武學史上實屬罕見。明代愛國將領,右僉都御史唐順之(1507-1560,嘉靖會試第一名),曾觀峨眉道人練拳,寫下了著名的《峨眉道人拳歌》(見《荊川先生文集》卷二),文中曰:“道人更自出新奇,乃是山中白猿授” ,這與“白猿祖師” 的描述完全一致。所以司徒玄空(白猿祖師)被尊崇為峨眉派武術的祖師,實屬當之無愧,這一觀點得到了廣大武學界的普遍認同。
  《后漢書、南蠻傳》載:“閬中有渝水,其人居多水左右,天性勁勇,初為漢前鋒,數陷陣,俗喜歌舞,高祖觀之,曰:‘此武王伐紂之歌也’。 乃命樂人習之,所謂巴渝舞也。”后來,漢武帝承襲祖業,北伐匈奴,南征鷗越,縱橫大漠,常以巴渝舞來耀兵于萬國使節,迫使桀驁不順的草原游牧臣服納貢。盛行古巴蜀地區的“戲舞”為峨眉武術的形成具有積極的意義。
  南北朝時期,東魏孝靜帝的鎮南將軍林淡然晚年隱居峨眉山中峰寺,法號太空,將搏殺格斗術融入到武術中。當時有一些身懷絕技的武士來到峨眉山修煉習武,據明人方汝浩輯《禪真逸史》載,北朝東魏孝靜帝年間(534-549),武將林時茂(491-618)來到峨眉山中峰嶺修練等等。唐代峨眉山田道士和彭道士在巴蜀“舞”“戲”的基礎上創編的“元鶴舞”和“玄鶴舞”,進一步證明了峨眉武術正逐漸走向成熟。

成熟

  四、峨眉武術成熟在南宋:
  《華嚴經》《楞嚴經》則把峨眉山喻為“光明山”和“普賢道場”。到了兩宋,是峨眉山佛教的興旺時期,確立了普賢道場地位,峨眉武術得到了相應的發展。
  峨眉武術發展中另一個關鍵人物是南宋建炎元年(1127)金頂高僧白云禪師,他所創編的《峨眉十二莊》, 較完整地體現了樁技一體,實戰與養生并重的峨眉武術。 《峨眉十二莊》的出現無論從理論上還是實踐中都為峨眉武術內修外練、剛柔并濟、莊技一體、形神和一提供了較為完善的理論依據和實踐功效,成為峨眉武術發展成熟的里程碑。
  白云禪師原系一道士,在峨眉山歸依佛門。他根據道家“內養練丹術”和“導引吐納法”,結合佛門的“動靜氣功功法”, 再以人體陰陽虛實臟腑盛衰機理,創編出一種融“莊”“技”為一體、合“身”“心”為一爐的“峨眉臨濟氣功”,后人稱之為《峨眉十二莊》。《峨眉十二莊》中所講的擒拿封閉、背鎖刁揉、鉤彈針踢、吞吐浮沉等要訣,直到今天仍然是峨眉拳系中各分支流派的傳世秘訣。如《峨眉十二樁》中《拿云莊、旋風莊合訣》中的:“粑粘聯鉤搭、套托隨繃擠”八種技擊訣法,“粑粘”是聽勁分經的基礎,鉤搭是分筋錯骨擒拿手法的運用,“套托”是得勢進身的前提,“繃擠”是借力發勁,將對方發放出去等手段,是峨眉武術中重要的技擊指導原則。
  另外,歷史上南北文化在巴蜀地區的融合,對峨眉武術所帶來的影響應引起學術界的重視。公元前329年,秦王(惠文)派大將司馬錯率軍伐巴滅蜀,廢除奴隸制,改巴蜀二國為巴郡和蜀郡,實施了多次“移秦民萬家實之”,楚越文化、中原文化隨之襲來,與巴蜀文化形成了歷史上第一次大融合。公元221年,劉備、關羽、張飛在成都建立蜀漢政權,中原文化不可避免再次影響巴蜀地區。兩次南北文化的碰撞,促進了巴蜀地區的文化多元性,其產生的作用不可小覲。
  總之,《峨眉十二莊》的橫空出世,在理論上鞏固了峨眉武術的歷史地位,是峨眉武術走向成熟的標志。

盛世

  五、峨眉武術盛世在明清:
  明末清初是峨眉武術的成熟發展期。峨眉武術在形成過程中,經歷了南北文化融合的洗禮,受到唐武則天武舉制、元選仕制、明清武舉制、歷代打擂比武制和民間武術門派影響,吸收了夏商時期彭祖的“養生長壽功” ,商周年代的“巴渝午”,宋代大文豪蘇軾的氣功著述《蘇沈良方》之精髓;歷經了北宋青城山茶農王小波、李順建立大蜀農民政權,元代明玉珍在四川建立大夏政權的戰爭洗禮;見證了張獻忠(1606-1646)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權,清代白蓮教義軍入川等等。
  明代開國皇帝朱元璋信仰佛教,崇拜普賢菩薩,積極支持峨眉山的佛教發展,曾親題詩句賜予峨眉山高僧寶曇,蜀獻王朱椿也效其父題詩贈峨眉山廣濟和尚。帝王的賞賜極大地提高了峨眉山佛教地位和聲譽,山中大興土木,百業興盛。佛教的興旺為峨眉武術發展帶來了新的契機,不斷發揚光大。使根植于普賢道場的峨眉武術已成為流傳最廣、影響巨大的地域性大拳種,鼎立中華的三大武術流派之一。
  這一時期,峨眉武術注重強調“功”與“技”,“內”與“外”的結合,所謂“打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練功不練拳,登峰難上難”,“打拳不裝桶子,(內功)必定是個空子(門外漢)”。如明代著名愛國將領右僉都御史唐順之,在觀峨眉道人練拳后印象深刻,于是寫下了著名的《峨眉道人拳歌》(見《荊川先生文集》卷二),該歌形象地描述了峨眉道人精湛的拳武:其硬功一頓足則“崖石迸裂驚沙走”;其武技“拙里藏機人莫究”;其盤功柔術“百折連腰盡無骨”;其靈活“一撒通身皆是手”;其內功修為“余奇未競已收場,鼻息無聲神氣守”,從起勢到收勢,變化莫測。把峨眉武術注重莊技一體和內修外練、后發先至的技巧表現得淋漓盡致。《峨眉道人拳歌》雖寥寥30句,是現今古代頌揚峨眉派武術唯一而完整的詩篇。
  據《粵海武林春秋》載:“明末峨眉山金鉤禪師李胡子,性情豪爽,精善拳法,創大小羅漢拳,虎鶴雙斗拳以及單刀和左把棍,云游各地傳徒授藝,后到廣東傳徒王隱林,王再傳于民間。后人因其拳藝勇猛剛健,大樁長手,擊法清脆,開合顯明,步高勢烈,樸實力沉,風格豪放,取名‘俠拳’。”
  明代大型兵書《武備志》載:“程真如,字沖斗,四川新都縣人,曾在峨眉山普恩禪師門下學得峨眉槍法。” 《清人述異》曰:“明遺民陸浮庭先生精通武藝,其所擅長梅花槍法為蜀中峨眉高僧所傳。”清初技擊家吳殳所著《手臂錄》有:“西蜀峨眉山普恩禪師,祖家白眉,遇異人授以搶法,搶法中包括治心,……攻守,審勢……破諸器……”等篇。
  總之,到了明末清初,峨眉派拳術和氣功有了很大的發展。除此之外,峨眉派武術的刀、槍、劍、戟等十八般兵器和技法,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到峨眉山拜師學武者接踵而來,自立門戶的不在其數。晚清湛然法師所著的《拳乘》(殘本)開篇有:“一樹開五花,五花八葉扶,皎皎峨眉月,風義滿江湖”記述,所謂“一樹”就指峨眉山。“五花”指的是灌縣的青城、豐都縣的青牛、通江縣的鐵佛,以及開縣的黃陵和涪陵縣的點易等五個袍哥的堂口。“八葉”是指“四川武術”當時影響面最廣,傳人最多的“僧、岳、趙、杜、洪、會、字、化”八大武術門派。當時,除這八大門派之外,還有不少其它門派和自己的掌門人,有的甚至流傳到海外,均以峨眉派武術自居。 如明嘉靖年間由峨眉山碧云、靜云兩位法師傳授下來的“八盤掌”,后經河北文安縣董海川在清嘉慶末年來川苦心習練,又取游歷江南時所學的拳術精華,歷經八年創編成了《八卦掌》,早在國內外流傳。相傳峨眉山萬年寺一道長,在深山觀察群猴互斗及蛇獸相搏之態,把猴的機靈和蛇的柔猛融入拳中,創編出“火龍滾”“四平拳”等拳術,因萬年寺楹聯中的黃林二字,遂取名為“黃林派”。清末仙峰寺太空法師、神燈長老和九老洞清虛道人,共同創編了一種吸內外家之長的拳術,因太空法師常在子午二時禪修,故稱“子午門”。“俠家拳”是俠客李胡子從峨眉山學去的,“白眉拳”是峨眉山白眉道人所創,此二拳現流傳于廣東、香港、澳門等地。此外,不少從全國各地流入巴蜀的拳派,在與峨眉武術多年的切磋中逐漸被同化,慢慢也演變成為峨眉派拳系中的一員,極大地豐富了峨眉武術的武學內涵。
  目前,有的武術學者甚至提出正宗峨眉派武術發源地為川西一帶的黃林門、峨眉山本土拳種和內江資中的盤破門,雖僅一家之言,但這些觀點充分表達了對峨眉武術的關心和重視。

弘揚

  六、峨眉武術弘揚于當代
  關于峨眉派武術的史料,略顯零星而分散,很難搜集如愿。由于三大派武術發展都與佛道有著密切關聯,使之又增添了不少新的內涵。清末以后,由于洋槍洋炮的輸入,武術的御敵功能不再具有廣泛意義,三大派武術漸漸勢微,但仍有許多民間武林人士為了強身健體而習武,峨眉山就有不少僧人堅持了下來。有些明清時期創編的拳術或其套路,往往托名于唐宋或更早的武林高手,有的已無據考證,所以變得更加撲溯迷離。不過,從以上收集到的有限資料中,我們已經感受到博大精深的峨眉派武術是經過一代又一代武林人士的發揚,以及道家和佛門的光大,才使其枝繁葉茂、源遠流長。
  1983年,四川省體育運動委員會為搶救、挖掘和弘揚峨眉派武術,征集到許多武術史料,采訪了巴蜀境內數千名60歲以上的老拳師,對他們的技法進行錄像,收集到了68個門派、1368種徒手、器械、對練套路、練功方法和技擊項目,比同期收集到的少林派武術250多種更為豐富。當代峨眉派著名武僧海燈(1902-1989)法師、峨眉山萬年寺通永(19 -2010)長老等曾設館招徒授藝,培養了不少武林弟子。
  欣逢盛世,正本清源。2010年4月26日,“峨眉武術聯合總會”成立大會在四川峨眉山大佛禪院隆重舉行。依托天下峨眉, 把大佛禪院作為傳承、弘揚、發展峨眉派武術的基地,建立峨眉武術宗祠,興辦武術學校,為天下峨眉武術愛好者建立一個研究、習練峨眉武術的平臺,認祖歸宗的福地。

結語

  峨眉武術內修外練、剛柔并濟、莊技一體、形神和一,特點顯著:要求出手指掌當先,身法柔靈步為先,五峰六肘活為先;技擊上講究擒拿封閉,背鎖刁揉,鉤彈針踢,吞吐浮沉,后發先致;實戰中要求粑粘聯鉤搭、套托隨繃擠,有著明顯的特征。目前,峨眉武術在追求搏擊的基礎上,十分注重吸收佛家長壽養生之術,將其發揚光大。
  從以上峨眉武術發展史(簡介)中不難看出,峨眉武術是一種起源最早,體系完整,內容豐富的地域性武術大派系,蘊藏著極其深厚的文化底蘊,凝聚了數千年來巴蜀各民族的智慧,整合了佛門道家的武藝精髓,希望廣大武術愛好者在習煉峨眉武術中獲得養生之功,享受健康快樂生活。

 

Copyright@2014 Emei city Buddha wenwu school Please report any problems or errors on this website to the webmaster.蜀ICP備14019189號
合作網站:重樓種植|四川成人用品|自動碼坯機|仿真恐龍制作|玻璃鋼預制泵站|錨桿